<var id="dtnpt"><strike id="dtnpt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tnpt"><strike id="dtnpt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tnpt"></var>
<var id="dtnpt"><video id="dtnpt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tnpt"></var>
<cite id="dtnpt"></cite>
<menuitem id="dtnpt"><strike id="dtnpt"></strike></menuitem><cite id="dtnpt"><video id="dtnpt"><menuitem id="dtnpt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dtnpt"><span id="dtnpt"><menuitem id="dtnpt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dtnpt"></var>
<var id="dtnpt"></var>
{sectionname}
      聯系我們
校長室:0571-82676599
教導處:0571-82671210
總務處:0571-82674741

誰放棄了誰

時間:2012-10-19 10:37:00    瀏覽次數:1050        

給大家說個“玉兔”的事,先要說清楚,這里講的“玉兔”可不是傳說中搗藥的那個,不過這兔子的確不一般,從中國到澳洲,主人變成了一對澳洲夫婦,兔子的身價便就此飆升,享受到了主人般的待遇,故冠名“玉兔”。主人并非圖個新鮮,即使日子久了,還是對其寵愛至極,甚至于晚上都摟到被窩里睡。

世事難料,悲劇還是在這兔子身上上演了。丈夫帶兔子曬太陽,說回去洗把臉。兔子被大花貓嚇了一跳,兩眼發直,奄奄一息。時值周末,獸醫站都關門了,唯一的去處就是全市最大的一家獸醫站,不過相當遙遠。兔子的魂不在了,命自然也回不來了,夫婦倆不愿放棄最后的嘗試,可結果還是悲劇了。

 這對澳洲夫婦的行為,喚醒了我一部分沉睡在腦底的記憶,那個曾經被我忘卻的生命啊!

那只烏龜,我還未上幼兒園時就陪在我身邊了,依據它的體形,年齡比我大一些。算是我的“前輩”了。它是死是活至今下落不明,而這一切,都是我親手造成的。

三年級的某一天,我在家里練毛筆字,寫好了和往常一樣去陽臺上的自來水池里洗毛筆。不經意間往水池里瞄了一眼,卻嚇了一大跳——水池里正趴著一只活生生的烏龜。本想把它拎出去,但奶奶曾經被他咬傷過,所謂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。我不敢輕易去動這個“高危動物”;轉念又一想,嘿!古代王獻之把糕點錯沾成墨水,不也活得好好的嗎,更何況它還是烏龜……便心安理得洗我的毛筆,誰知它居然喝了幾口,結果可想而知,第二天內臟全拉了出來,已瀕臨死亡,媽媽趕忙把它投進了小區附近的一條河流中,一是實在不忍心看它成這副模樣,二是希望河水能幫它沖沖干凈,達到洗腸的目的,可以幸存下來。烏龜走了,我卻始終沒為它掉一滴眼淚,直到家里新添了一只長得和它一模一樣的巴西龜,心靈中的某些東西才被喚醒,我忽然明白我對它的感情是任何一只烏龜都彌補不了的,即使它們長得一模一樣。那一刻,我落淚了,我無比后悔自己的魯莽,更后悔自己事后的輕易放棄。

讀著“玉兔”之死,我又一次想起了它,想起了自己的冷漠和不負責任。相處了那么久,我何曾把它當成是自己生命里真正的朋友?我只是把它當成了一件擺設,一件自己的所有物。我忽然領悟了一件事:我和烏龜之間,不是我放棄了它,而是它放棄了我!

 

502班余夢琦

指導老師:瞿春紅

返回到目錄:回到目錄
下一篇:心中的歌
时时彩平台